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

應對外來技術民族主義風險

2020-10-29 09:31
來源:半月談網

程春華

近年來,反全球化情緒加劇,國際貿易出現政治化傾向。在此背景下,技術民族主義作為一種技術領域的保護主義,正呈現上升跡象。

8月24日,TikTok就美國政府相關行政令正式提起訴訟

技術被用作競爭工具

技術民族主義的主要驅動因素是競爭性的國家利益,包括國家安全、網絡安全、經濟競爭力、創新、聲望和地緣政治等,也受意識形態的影響。

技術民族主義注重維護技術和數據主權,將技術創新能力與國家安全、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掛鈎,尋求在本地和全球範圍內為其利益相關者獲得競爭優勢,以獲取地緣政治利益。其具體政策包括:使用技術或數據維護國家安全,扶植本國高科技企業並打壓其對手,以技術提升意識形態價值等,涉及技術禁令與限制、數據本地化要求、出口管制、關税、貿易協定、投資與所有權限制等。

多重危害損人不利己

以國家權力彌補技術市場競爭力的不足,技術民族主義措施,不論對本國和他國而言,都存在危害。

首先,降低本國企業的全球競爭力。以國家安全為由對外國信息通信公司進行嚴格限制,這是技術民族主義的一種常見表現,特朗普政府實施“脱鈎”策略就是一個例子。韓禮士基金會研究員亞歷克斯·卡普里指出,美國對中國的技術民族主義措施會減少美國公司的市場份額,削減其研發活動急需的收入。美國學者斯科特·摩爾認為,政府過度干預和控制公司會損害其在世界舞台上的競爭力,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嚴格限制外國公司,首先會損害美國跨國公司的全球競爭力。技術民族主義可能讓實施國走上閉關鎖國的技術產業發展道路,導致其技術產業難與世界兼容,阻礙本國企業適應全球市場競爭的能力。

其次,阻礙全球化與經濟技術發展。技術民族主義措施導致技術生態系統,特別是信息通信技術生態系統及其規則的碎片化,扭曲市場、阻礙創新與競爭力提升,不利於國家安全、網絡及相關行業安全,損害國際標準制定等全球化進程,破壞全球經濟技術貿易、社會進步與外交關係。

多管齊下應對外來技術民族主義風險

實行技術民族主義政策、限制中國高技術發展,是冷戰以來西方國家的主導思想。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技術戰是西方對華技術封鎖的延續,目的是壟斷髮展優勢、維護技術霸權、擠壓他國發展空間。中國是外來技術民族主義的受害者。應如何防範應對?

第一,深化改革、擴大開放,利用法律與外交等多種機制維權。針對某些國家的技術民族主義與霸凌措施,應繼續秉持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實施反制,可利用這些國家本身的政治法律規則進行維權。更重要的是,要利用《聯合國關於調解所產生的國際和解協議公約》《承認及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》《選擇法院協議公約》和WTO爭端解決機制、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替代性爭端解決機制、《不可靠實體清單規定》等多種規則,藉助協商調解、國際仲裁、法律訴訟等方式應對技術、知識產權與投資糾紛,維護我國企業與公民的合法權益。

第二,制定完善全球技術規則,抵制技術民族主義。各國的關係與利益需要通過制度和規則加以協調。例如,今年6月歐盟《網絡安全法》生效,歐洲網絡安全局負責制定標準統一的網絡安全協議,中國可與歐盟等主體進行網絡安全等領域的全球技術規則合作。此外,今年9月中國也發起了《全球數據安全倡議》。為減少技術民族主義風險,各國應增強透明度承諾、完善國際準則,履行網絡安全治理的共同責任。

第三,建立國際技術合作統一戰線,構建人類科技命運共同體。秉持技術全球主義理念,我國領導人多次在國際場合提出構建人類科技命運共同體。我國應聯合對華較友好的西方國家與“一帶一路”國家,加強國際技術合作,破除某些國家的技術民族主義。(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學中國民族理論與民族政策研究院副教授)

責任編輯:王靜

熱門推薦